當前位置:首頁 > 歷史軍事 > 重生南非當警察
手機訪問

401 騙子

    布爾戰爭后,除了路易·博塔和楊·史沫資,其余布爾將領全部賦閑在家,被排除在殖民政府之外。

    現在聯邦政府成立,英國在南部非洲的影響力逐漸消退,布隆方丹成為聯邦政府的立法首都,那些賦閑在家,而又不甘心大權旁落的布爾人就像聞到了血腥味的鯊魚一樣騷動不安。

    沙爾克·比格爾和拜爾斯他們的要求很簡單,即便不能回到軍隊中,也想進入國防部,為聯邦政府的安全貢獻自己的力量。

    當然了,最后一句是他們自己說的,羅克肯定不相信,安全之類的都是借口,想重新掌握權利才是真的。

    這也難怪霍普金斯把權利都交給羅克,這其實是個很得罪人的活,不讓布爾人染指權力,就會成為布爾人的公敵。

    而如果讓布爾人接觸到權利,那么他們的要求就會越來越多,進而國防部會和政府一樣陷入無窮無盡的扯皮中。

    羅兒科肯定不愿意看到這種情況發生,所以羅克堅決不見,一個都不見,對于新組建的第三師和第四師,羅克已經有了思路。

    首先就是師長人選,考慮到白人的接受程度,第三師和第四師的師長人選只能是白人,這一點阿德對羅克暗示過。

    羅克肯定不會一意孤行,第三師和第四師的定位和一師、二師不同,一師、二師都是具有主動出擊能力的整編師,可以用于境外作戰。

    三師和四師就只是防衛部隊,分別負責開普和納塔爾的安全,不會用于境外作戰,所以不管是編制和裝備程度,和一師、二師相比都會有較大差距。

    按照羅克的計劃,一師和二師還會繼續擴張,每個師要擴張到一萬五千人左右。

    三師和四師就只會保留五千人左右的規模,編制也是以步兵和騎兵為主,不會裝備太多的汽車和重型武器,所以這兩個師的師長人選不重要,正好可以用來平衡國防軍內的種族比例。

    雖然羅克不愿意提及種族問題,但是在南部非洲,這個問題根本無法回避,以前的羅德西亞北部師和新編第一騎兵師都是以華裔為主,后來羅克開始招募廓爾喀雇傭兵,華裔士兵的占比在逐漸縮小。

    未來一師和二師的擴張,還是以郭爾喀雇傭兵為主,華裔的占比將會逐漸降低,羅克的理想模式中,最終部隊的軍官和技術兵種可能全部是由華裔擔任,普通士兵則全部是廓爾喀雇傭兵。

    新成立的兩個師就無所謂,一旦南部非洲爆發戰爭,羅克也不指望這兩支部隊能力挽狂瀾,只要這兩支部隊能維持開普和奧蘭治的穩定就行,如果有戰爭爆發,羅克信任的還是一師和二師的那些老班底。

    雖然羅克拒絕接見,但是尼克拉·范倫斯堡并沒有氣餒,第二天一早,尼克拉·范倫斯堡來到小石城的塞西爾·羅德斯廣場,在這里進行了一次公開表演。

    “先知”嗎,表演的肯定是和神秘學相關的東西,要不然就無法表現出“先知”的偉大。

    所以尼克拉·范倫斯堡表演的就是印度浮空術。

    浮空術這個梗,二十一世紀的網絡上都已經被玩爛了,但是在二十世紀初的南部非洲,幾乎沒有人知道這里面的奧妙,所以尼克拉·范倫斯堡的表演就引起了轟動,連菲麗絲都知道小石城來了一位“有道高僧”,親眼目睹的浮空術表演的小斯更是信誓旦旦,甚至想請尼克拉·范倫斯堡到羅德西亞頤養天年。

    “你親眼看到他能浮空而立?”羅克根本不信,給羅克一點時間準備幾根鋼管和一身厚衣服,羅克也能表演所謂的浮空術。

    “當然,至少有上千人親眼目睹了這個奇跡,這幾天幾乎所有人都在討論這件事,你知道嗎,尼克拉·范倫斯堡是布爾人中著名的先知,能夠預知未來,并且知道身邊發生的任何事,布爾戰爭時期,尼克拉·范倫斯堡就曾經利用他的神奇能力幫助布爾聯軍獲得過勝利——”小斯滔滔不絕,羅克以前很難理解,為什么很簡單的騙術都有人會上當,看看現在的小斯,羅克終于明白為什么。

    這個世界上的傻子實在是太多,騙子根本不夠用。

    話說羅克以前讓羅一去開普敦碼頭設局,其實也是騙術。

    現在想想,那時候上當的人也是如過江之鯽——

    只能說現在的人真單純。

    “假的,不過是一個簡單的騙術——”羅克只能無情揭穿,尼克拉·范倫斯堡這種人其實很危險,如果尼克拉·范倫斯堡有了足夠的影響力,那么稍不注意,就會發展成那啥。

    “洛克,你是因為沒有親眼看到,所以才會質疑,我能理解,要是以前我也不信,但是我當時可是親眼看到的,如果有機會的話,我真想請尼克拉·范倫斯堡來親自為你表演,我很期待到時候你的驚訝表情。”小斯也是固執得很,看樣子羅克不拿出證據,小斯是不會相信的。

    “等著——”羅克不廢話,抬手把扎克叫過來。

    “不,這不可能——”小斯雖然還是不愿意相信,但是信心已經開始動搖。

    實在是羅克一直以來的表現太過逆天,在小斯心中的地位也可謂是根深蒂固,羅克很少出錯,這是已經用無數事實證明了的。

    扎克的效率也是高,不過一頓飯時間,扎克就在鷹堡重現了尼克拉·范倫斯堡的“奇跡”。

    “不是這樣的,洛克,尼克拉·范倫斯堡絕對是憑借自己的能力做到的,而不是憑借工具的輔助。”小斯這時候已經不是在為尼克拉·范倫斯堡辯護,而是在為自己的智商辯護。

    如果被這樣簡單的手法蒙蔽,那么對于自己的智商來說,真的是一種侮辱,所以哪怕事實就在眼前,小斯也要堅持對尼克拉·范倫斯堡的信心。

    “好吧,你等著——”羅克要徹底拆穿尼克拉·范倫斯堡的騙局,所以讓扎克去找尼克拉·范倫斯堡。

    扎克找到尼克拉·范倫斯堡的時候,尼克拉·范倫斯堡正在一位富商家中做客,據說這位富商為了邀請尼克拉·范倫斯堡當眾表演浮空術,支付給尼克拉·范倫斯堡一千英鎊。

    這錢真好賺,羅克如果愿意,也可以讓扎克出去賺錢。

    話說扎克的形象也是很有故事的。

    尼克拉·范倫斯堡來到鷹堡的時候,扎克為小斯表演時用過的道具還留在原地。

    很明顯,在看到那些道具的一瞬間,尼克拉·范倫斯堡的表情就有點慌張。

    小斯多溫文爾雅的人,現在看尼克拉·范倫斯堡的眼神也已經是凌厲兇狠。

    這種戲法,還是不要太聲張,悄悄發財也就算了,大肆聲張就是找死,一旦騙局被揭穿,當初那些吹捧的人吹得有多狠,騙局揭穿后報復的手段就有多狠。

    拿小斯來說,小斯現在就很想把尼克拉·范倫斯堡裝到麻袋里然后扔進尼亞薩湖,只是不知道尼克拉·范倫斯堡這個“先知”,有沒有預見到他會面對這樣的結局。

    大概是沒想到,要不然尼克拉·范倫斯堡估計現在已經逃之夭夭。

    “來吧尼克拉·范倫斯堡先生,聽說你的浮空術非常神奇,羅德斯先生很想見識一下。”羅克態度很隨意,如果尼克拉·范倫斯堡不依靠道具,就能當眾表演浮空術,那么羅克就承認尼克拉·范倫斯堡真的是先知。

    “抱歉勛爵,浮空術對我的消耗非常大,我一個星期只能表演一次,如果羅德斯先生想看,恐怕要等到一個星期之后。”尼克拉·范倫斯堡肯定也有自己的說辭。

    鷹堡畢竟不同于富商的家,尼克拉·范倫斯堡不是一個人來的,還帶著他的團隊。

    因為羅克的邀請,尼克拉·范倫斯堡能進入鷹堡,他的那些團隊成員就只能在鷹堡外等待,而沒有團隊成員的幫助,尼克拉·范倫斯堡根本完不成所謂的“浮空術”,所以時間限制是個很好地理由。

    “這沒關系,那就請你在鷹堡居住一個星期,一個星期之后再為羅德斯先生表演。”羅克不著急,時間多得是,只是不知道小斯有沒有這個耐心。

    “恐怕也不行,勛爵,我已經感受到主的召喚,明天就要返回奧蘭治——”尼克拉·范倫斯堡肯定不會等著露餡,“主”也是個好借口。

    “感受到主的召喚,難道不應該去天堂嗎?”小斯表情陰冷,羅克簡直能夠聽得到小斯磨牙的聲音。

    “抱歉,羅德斯先生,我信奉的不是新教,而是我們布爾人的傳統宗教,在我們布爾人的傳統中,只要感受到主的召喚,我們就要返回家園——”尼克拉·范倫斯堡強作鎮定,人家這騙子的心理素質就是過硬,估計連他自己都信了。

    “那么你要返回荷蘭?”羅克隨口問,傳統這東西,不經歷個幾百年,大概是無法傳承的。

    布爾人來到非洲一共才沒有多少年,真要說傳統,那就只能回荷蘭找,或者去開普。

    反正不可能是奧蘭治。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新彩网今日福彩3d字谜总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