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歷史軍事 > 三國有君子
手機訪問

第六百七十二章 千呼萬喚始出來

    郭嘉的話令陶商哭笑不得。

    好吧,仔細想想,自打跟郭嘉認識之后,自己好像每每遇到一些危機時刻,就會時不當的靈光一閃,想出一些不著痕跡,天馬星空的辦法來解決各種問題。

    這些事或許在郭嘉看來很讓人詫異,但陶商很想喊冤的對他說。

    大哥,我是穿越者,這是我的特權好不好很稀奇么

    但這話他只能爛在肚子里。

    陶商針對田豐的想法,雖然郭嘉,諸葛亮,司馬懿等人不信,但最終大家還是默契的決定,決定在不被田豐發現的前提下,盡量監視此人的動作,做萬無一失的準備。

    而校事府的校事在幾日之后,探聽回了動靜。

    坐落在中山無極縣的甄家,負責家族生意的長女甄宓,最近會前往平原下屬的齊河縣談一筆進馬的買賣。

    打聽到了消息之后,陶商決定親自去見一見這位甄家掌舵女,看看能不能把自己十萬兵馬的過冬物資之事談妥。

    當然了,若是實在談不妥的話,陶商也不打算用強,畢竟自己有君子之名,是當今漢朝赫赫有名的太平公子,若是強迫人家一個姑娘,未免惹天下人恥笑。

    所以陶商只能選擇回頭敲她悶棍。

    陶商先命令趙云率領一萬兵馬直奔著東面而去,兵馬東向收服青州各郡,迫使平原郡的郡守立刻收攏各地兵將,龜縮在主城之內,加固城防,只等著陶商前來攻打。

    趙云一出動,平原郡便鬧出了好大的動靜。

    可惜的是陶商根本就沒想打平原郡,如此嚇唬平郡守一下,這樣其下面的縣城基本就等于是空心的葫蘆,任憑己方縱橫馳騁了。

    趙云的兵馬前往其主城后,陶商便領著一親信人馬扮做客商,前往齊河縣。

    這一日,眼看著就要到了齊河縣,突然天空轟鳴,烏云密布,眼看著就要下

    “下雹子了”一眾人拼命的用手捂住頭頂,奔著前方猛沖過去。

    陶商身后,許褚的腦袋被小冰雹砸的滿是大包。

    虎癡一邊齜牙咧嘴,一邊高聲怒道“他娘的,青天白日的突然下雹子不是有冤情就是有人要使壞了”

    陶商也是被稟報砸的迷糊,突然,卻見前方有一個戴著蓑笠的年輕路人沖他們使勁的招手,然后向自己的后方指了一指,嘴巴一張一合,似乎是在對他們喊著什么。

    許褚一看見那路人,眼睛頓時就涼了,他一邊用手擋冰雹,一邊咬牙切齒的道“太好了看某家搶了那人的蓑笠”

    陶商沖著他喊道“混蛋,不許無禮沒看見人家是要為我們引路嗎”

    那路人確實是為他們引路的,一眾人追上了他之后,便見那年輕人將陶商一眾引導往一座山腳下,那山腳下有一條又長又寬的巖道,上面有巖山遮擋,正好可用作蔽冰雹之用。

    一行人在那路人的帶領下走了進去,卻見里面早有一些躲在里面了,看樣子,應似是一支商隊。

    陶商翻身下馬,彈了一下身上的雹雨,然后沖著那名引路的人作揖道“天氣惡劣,幸虧這位先生相助,不然的話,只怕我們這一行人,今日就得吃些大苦頭了。”

    那路人拿下了蓑笠,露出了又黑又長的青絲,轉頭沖著陶商展顏一笑,如同當空皓月一樣的美麗明亮。

    “先生這個稱謂,小女子委實是當不得,還是原封奉還給您這位真先生才是。”

    陶商見狀一愣。

    “你是女的”

    原來是個身著蓑笠蓑衣,擋住了相貌的年輕女子。

    她的相貌極為美麗,有一種古典女子的美感,很知性很溫柔的那種美,但端莊之下,又似乎隱藏著一絲靈性。

    見陶商的目光有奇色,那女子溫婉一笑,露出了兩個漂亮的小酒窩。

    “怎么,女子便上不得山,出不得門嗎”

    陶商擺了擺手,笑道“那倒不是,女子和男子一樣,干什么都無不可只是這荒山野嶺的,你一個女子獨自一人,未免有些不安全吧,再說你剛才還提我們引路來此,就不怕我們是壞人”

    女子轉手指了一下巖道下其他避雹子的人,道“誰說我是一個人了這些都是我的同路人至于引你們過來蔽雨,大家出門在外,都不容易,何分彼此能幫一把,自然就要幫一把的。”

    她這話雖然說得平淡,但無論是說話時的氣質還是話里的內涵,都極為令人心折。

    陶商點了點頭,贊嘆道“小姐心胸豁達,膽量非常,實在是令人佩服。”

    女子眨了眨眼,道“說了半天,先生您好像還不曾謝謝小女子呢”

    陶商恍然的一拍額頭,道“此事怪我疏忽了,多謝小姐引路之恩。”

    女子展顏道“先生不必客氣。”

    二人都是彼此對視了一眼,都是哈哈一笑。

    女子微笑著對陶商道“敢問這位先生,領著這么多的人,出門來是做什么的”

    陶商很平靜的道“出門做生意的。”

    “什么生意”

    陶商摸著高挺的鼻梁“做南糧北運的大生意。”

    聽了陶商的話,那女子身后的人都露出了不屑的表情。

    兵荒馬亂的,這年頭的糧食有的時候比金子還貴重。

    特別是南方近些年來在徐州陶氏的經營下發展迅猛,經濟飛升,糧產豐腴,可謂是天府之國,富甲之鄉。

    雖然糧食多,但陶氏管理的也很嚴格,進出口這檔子事審核極嚴,南方的糧食往青州北調售賣,能做這買賣的,絕非一般人。

    看這些人的樣子連個避雹子的地方都找不到,笨的要死,哪里像是會干糧食的。

    不過唯有那姑娘不疑陶商。

    她上下打量了陶商一會,道“看先生的外貌,聽口音,確實是南人應該是從江南那邊來的吧那邊的糧食可是好得緊呢。”

    陶商暗贊女子的觀察細致。

    陶商看了看女子,還有他身后的那些人“姑娘呢出門做什么郊游嗎”

    女子聞言先是一愣,接著掩嘴笑了。

    “先生莫開玩笑,深山荒野,誰到這地方來郊游小女子也是買賣人。”

    陶商恍然的“哦”了一聲“那姑娘做的是什么生意”

    女子也不藏私,道“小女子祖籍北方,做的是販馬的生意。”

    陶商恍然大悟,道“販馬的生意能做這生意的,怕是非一般人啊,姑娘想必家室不俗,但如此雄厚之家室,卻又親自出來拋頭做事,著實是讓人佩服,當真是女中豪杰。”

    女子聞言,不知為何,露出一絲苦笑,看樣子,多少似乎有些難言之隱。

    少時,待雹子停了之后,卻見女子問陶商道“敢問先生去何處商談生意”

    “齊河。”

    女子面露驚訝之色“這么巧我等也是要去齊河的。”

    陶商笑道“我與姑娘一見如故,既然都是做生意的,大家不妨一同結伴而行吧”
新彩网今日福彩3d字谜总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