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科幻靈異 > 裝甲咆哮
手機訪問

第八百二十七章

    戰車的涉水能力,真的是比較差的,

    其實這次對抗賽中,對面江大那位選手之所以一上來就選擇強攻,起點無疑也是很大的原因。

    對方大概也是在擔心陳晨,再次將戰場拖進水底,才會將戰車強行按在堤壩上進行。

    說起來,在戰術執行這方面,對方真是做得蠻不錯的;

    對方之前第一時間選擇強攻,將雙方戰場鎖定的位置進行圈定;

    陳晨在這種情況下,就算是想要強行將戰場往水底拖,也是很難做到。

    其實也不能說是僵持,大概該說陳晨這邊死死地纏住了對方。

    陳晨其實也不想的,保持這種動作,可他這邊戰車的性能,確實還是相對弱勢了些;

    憑他這邊的作戰風格、再加上壓力穿刺功能型戰車的特點,其實就算無法直接摧毀對方戰車內部系統,但起碼也能鎖死目標;

    其實這時候是應該加大動力輸出,把對方戰車頂到死角,然后制造機會二次穿刺的。

    畢竟陳晨這邊戰車的攻擊方式,注定了想要打擊對手,必須將對方咬死!

    尤以他這邊在第一擊沒有ko擊毀掉對方的前提下,需要強行頂住對方車身,然后再進行二次穿刺。

    可這一切的前提,是陳晨這邊戰車的動力足夠!

    偏偏陳晨這邊戰車的動力系統,實在太爛了一些。

    他這邊戰車的動力系統,其實就是實打實的教學級,而且還是教學級中的廉價貨。

    像陳晨這邊戰車上裝配的動力系統,只能算是低配玩意,自然強不到哪去。

    既然他這邊動力系統在動力方面,注定了不足,那必然無法強行把對方戰車頂到死角上。

    基于這種情況,陳晨就算想找到二次攻擊的機會,眼下也做不到。

    說起來,相比起陳晨這邊戰車的性能,像吳迪、張子豪等人的戰車,簡直就是尊貴專享有木有!

    陳晨就算想羨慕,也是羨慕不來的;

    畢竟那倆家伙的背景,陳晨確實比不了;

    不得不說,他心里說不羨慕嫉妒恨,那肯定是假的。

    諸如張子豪戰車的動力系統,雖說并不是趨向高爆發的動力,但能夠保證持續作戰,動力系統依然也比陳晨這邊好得太多;

    甚至,那家伙戰車的動力系統,說起來比對面江大戰車的絲毫不差,乃至可能更好一些。

    雖說張子豪那邊戰車不具備臨時突破音障,但依然無法掩蓋其動力系統的優越性;

    畢竟對面江大戰車的動力系統,之所以能達到突破音障得程度,主要還是新型動力系統技術的事情,而非是動力系統主體的原因。

    雖說張子豪那邊戰車的動力系統,在速度上沒有太大優勢,但既然能保持長時間的持續作戰,起碼在承受得精神力進階狀態方面肯定是沒問題的。

    之所以這么說,是因為陳晨這邊想贏,說簡單也簡單,只要利用精神力進階狀態,強行給動力系統加大動力輸出就可以了。

    可這種方式在根本上,終究是無法改變動力系統渣渣的問題,如果陳晨這么干的話話,就算能把對方干掉,他這邊動力系統也得爆機掉。

    雖說利用精神力進階狀態,強行讓動力系統超頻負載,確實是可以行得通的;

    然而……

    到時候能不能干翻對面的戰車還是兩說,就算干翻了對方,但之后呢?

    動力系統強行超頻過載了,肯定會爆機的,那之后的對抗賽,那真就尷尬了。

    畢竟動力系統一旦爆機了,陳晨贏下這場對抗,也會陷入很尷尬的境地、無動力系統可用!

    也就是說,陳晨這邊一旦動力系統爆了,在下場對抗賽之前,根本沒可能將其修好。

    賽場上,雙方戰車死死地糾纏在一起,金屬摩擦聲不停回蕩;

    陳晨這邊戰車是在側面刺穿的對方車體,雖說在角度上占了先機,但這時候卻無法推動對方車體。

    倒也不是說完全無法推動,兩輛戰車的行走系統,碾壓著路面,將路面碾壓出條條裂痕,頻頻輾轉騰挪;

    而眼下的情況,陳晨這邊每往前推動一點,對方戰車卻會強行將路線帶得偏離掉。

    說到底,雙方戰車在性能上,還是江大那邊戰車更好一些;

    實在是對方的動力系統,比陳晨這邊強了太多!

    江大那邊戰車的新型動力系統,能夠達到臨時突破音障的地步,在動力上肯定是比陳晨這比強不少。

    說起來,這也得虧對方戰車被陳晨在側面刺穿了車體;

    不然對面江大那邊全力發動起來,絕對能溜哭陳晨這邊的。

    說是這么說,可眼下這情況,陳晨這邊武器系統外部組件,終究還是死死地卡在進對方戰車上;

    雖然眼下這情況,在一定程度程度上限制了對方行動,但始終無法將對方ko擊毀。

    他想要二次穿刺,無疑意味這需要將外步穿刺組件、也就是獠牙從對方車體內抽離。

    偏偏眼下這情況,陳晨這邊戰車的穿刺組件,如果一抽離對方車體,對方絕對能將他甩到一邊去!

    再加上對方被咬過一次了,一旦被對方脫困,想咬到對方就難了。

    對方戰車的動力系統,可是能夠突破音障、進入到陸行音速狀態的;

    甚至,就憑陳晨這邊戰車跟對面江大的戰車,在速度上的差距,想捕獲對方第二次,絕對不是那么容易的事!

    密密麻麻的裂痕,隨著雙方戰車的膠著對抗,密布滿了堤壩的路面上;

    這也就是賽場的選址過關,如果換成些豆腐渣工程,恐怕這時候已經垮了;

    要知道裝甲戰車對抗的強度,可不是一般的大;

    哪怕只是輕型裝甲戰車,也是動輒近百噸的噸位了;

    如果換成中型、乃至重型裝甲戰車,再加上對抗的作用力,那才是拆遷一般的場面;

    當然,中型、尤以重型裝甲戰車,最起碼都是聯賽級、乃至軍事級,也不可能在這種情況下出現;

    說到底,大學生聯賽,更多的是各高校對學生的考評作用。

    此時隨著雙方戰況的越發僵持,這場對抗這時候也逐漸接近了尾聲;

    作為對抗雙方,因為精神力的對耗,眼下情況無疑都是很好;

    哪怕陳晨這邊,這時候也打起了精神;

    畢竟眼下的情況,雖然他這邊勝面更大,但隨著精神力的對耗、見底,難保不會出現什么差池;

    尤以對面江大那家伙,肯定不甘心就這么輸掉,很可能事到最后搞個妖蛾子!

    雙方戰車的膠著,大片沙塵在飛揚。
新彩网今日福彩3d字谜总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