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玄幻魔法 > 夏日生花
手機訪問

第六十九章 為你守身如玉二十七年

    穆瑾威回了主臥,喝了欒管家為他準備的醒酒湯,沖了個淋浴,換上睡袍躺在床上毫無睡意,拿出手機點開監控,看到若白靠在楊尚霓的門外,雙手環胸,頭微仰靠在墻上。

    穆瑾威揉了揉眉心,在床上翻來覆去,起身下床走到窗前,與楊尚霓的房間只有一墻之隔,穆瑾威拉開窗,攀上窗臺,頭還有點暈,但是腿上還算穩。手臂一用力跨到楊尚霓的窗臺上。

    七月幕城已經進去夏季,每天有人幫楊尚霓房間每天通風,窗應該沒鎖。穆瑾威用力一推,窗戶被打開。

    穆瑾威一喜顯些滑下去,還好經常鍛煉,臂力足夠,將自己拉上來,輕手輕腳的翻進窗,擔心驚擾了門外的若白。

    在他自己的地盤他自然是有方法對付若白,但若白畢竟是楊尚霓的貼身保鏢。

    穆瑾威成功的越獄到楊尚霓房間,躡手躡腳的走到床邊坐下,借著窗外的月光看到楊尚霓美得不可方物的小臉,眉目如畫,有種饜足感。

    每次與丫頭視頻總覺得不夠真實,有些虛無縹緲,這一刻終于實實在在的出現在自己的眼前。

    眼前熟睡的女孩,膚若凝脂,手如柔夷,她的美從來都不是那種平淡的,而是那種驚心動魄的美,有著無法掩飾的光華,與生俱來的高貴氣質。

    穆瑾威情不自禁的伸出手指輕觸楊尚霓的黛眉,細細用指腹描繪,反反復復,不舍得將手撤回。

    楊尚霓做了一個很長的夢,夢見母親張倩非常嫌棄她。

    “都是你害得我,毀了我的后半輩子……”

    張倩面目猙獰伸手要卡住楊尚霓的脖子,楊尚霓轉拼命逃跑,看見穆瑾威站在不遠處,想要向他求救。

    穆瑾威卻冷冷的問她,“你這是來逼婚的嗎?”

    楊尚霓震驚的望著眼前模糊的穆瑾威,伸出手想拉住他,他卻離自己越來越遠。

    “二哥……”

    穆瑾威聽見楊尚霓叫他,驚醒,發現自己爬在楊尚霓旁邊睡著了,再次聽到楊尚霓帶著哭腔的叫二哥。

    穆瑾威的心倏地一緊,聽著這聲二哥恍如隔世,沒想到她在夢里還肯認他這個二哥,握住楊尚霓的手,“二哥在,不怕……不怕。”

    也不管楊尚霓能不能聽到,穆瑾威一直溫柔的安慰著。

    楊尚霓還在呢喃著什么卻沒有聽清楚。

    但能看出她表情很痛苦。穆瑾威的眉眼里都是愛憐,心卻像是在油鍋里炸,自責、懊悔、羞惱,各種莫名的感覺壓的他有些透不過氣。他將楊尚霓攬進自己懷里。

    想起幾個小時前的楊尚霓對著他露出的那個輕蔑的笑容,再看著這刻她被噩夢折磨的樣子,一抹痛楚在心臟蔓延到四肢百骸。

    從小認定用余生守護的人,卻讓她一再受到傷害,在誤會的四年里,穆瑾威活的像機器,無數的夜晚都再重復著同樣的夢境,楊尚霓回來了,卻又消失在自己的懷里。那種抓不住無力感,幾度讓他窒息在自己的夢里。

    誤會終于解除,也終于熬過最后一年的兩地分隔,卻再一次傷害了她。

    現在終于真實的抱在自己懷里,他卻沒想好等她醒來如何給她一個交代。

    酒精的對神經的麻痹還未蛻去,不知不覺間,穆瑾威躺在楊尚霓身邊也睡著了,因為懷里抱著他的心頭至寶,這一覺睡得格外踏實。

    長時間的習慣養成,五點鐘穆瑾威準時醒來,一睜眼睛看到楊尚霓墨黑色的卷發,還有一只貝殼一樣小巧帶著粉色的耳朵,耳珠飽滿,看的穆瑾威忍不住想含在嘴里把玩。

    小丫頭終于長大了,或許這五年分離除了思念成疾,并非完全沒好處,如果日夜守著,能看不沒能吃,可能會更煎熬?

    穆瑾威擔心楊尚霓隨時會起來,看到他在這怕是更生氣,輕輕的起身下床,堂而皇之的從門出去。

    穆瑾威一出門便看到若白,這小子竟然真的守了一夜。

    若白聽見門響以為是楊尚霓起來了,沒想到穆瑾威這個腹黑的家伙居然從房間里走出來!

    自己一步不曾離開,他怎么進去的?很快想明白,這個厚臉皮的男人肯定是爬窗進去的。不知道什么時候進去的,有沒有發生什么事情。

    若白橫眉冷對,好想揍他一頓,真的一拳打在穆瑾威臉上,”卑.鄙!”

    穆瑾威不但不躲,對他的話也不以為意,商場上被他搞垮的大小集團無數,罵他卑.鄙都是文明的說辭,對眼前這個奶油小白臉的一句話,他斷然嘗不出咸淡。

    “她還沒起來!”穆瑾威提醒道,攔在若白面前。

    若白要開門進去看看楊尚霓的情況,心里總覺得不安。穆瑾威越不讓他進去他越覺得不安。

    又是一拳,穆瑾威又沒躲,依然不還手,若白的拳出的狠,砸在臉上生疼,穆瑾威嘴角瞬間溢出血跡。

    若白想打第三拳時卻收住了手,錯覺這個挨了打的男人怎么頗有些得意。

    “若白?你在門外?”楊尚霓的聲音從房間里傳出來,楊尚霓醒來看到這個熟悉的房間,雖然記憶久遠卻猶新。這里是二哥別墅里她的房間。

    若白聽到楊尚霓叫自己,推開門沖進去,看到楊尚霓穿著整齊的睡衣坐在床上。

    楊尚霓看到若白身后穆瑾威站在門口猶豫著要不要進來,眼眶處淤青,嘴角掛著未干的血跡,心被刺痛。

    “你,你怎么了?”楊尚霓本來叫若白問他怎么會來穆瑾威這里,但在看到穆瑾威掛彩的臉后,覺得怎么來的并不重要。

    雖然丫頭沒叫二哥,但是心湖卻抑制不住的漾起漣漪,丫頭果然無論如何生氣,依然關心自己。

    “我沒怎么了啊?”若白被問的有些發蒙。

    “就是他……”若白的話還沒說完,就被穆瑾威打斷。

    “沒事,我就是想進來等你起床一起吃早餐,被你的貼身保鏢給攔住了。”穆瑾威的語氣竟然帶著委屈,還加重貼身保鏢四個字。

    一說等她起床一起吃早餐,楊尚霓就想起來以前的無數個早上,只要是在同一個屋檐下住穆瑾威早上起來都會到她的房間里等她起床起吃早餐。

    心里說不出是甜還是酸,但是被穆瑾威強調“貼身保鏢”,怎么會有種做了對不起他的事的感覺?

    “你怎么隨便動手打人?”雖然楊尚霓還在為昨晚的事情生氣,但心想打人就是不對,還是忍不住呵斥若白一句。

    “不是,他是剛從房間里出來……”若白才是真委屈。

    “沒事!沒事!我就是剛起來從我房間出來,看見他站在你門口不放心,想進去看看,丫頭長大了,是二哥唐突了!”穆瑾威這個厚臉皮的男人,扯起慌來臉不紅心不跳,平時嘴皮子利落的若白徹底被他碾壓。

    穆瑾威邊說邊大方的走到楊尚霓床邊,徑自坐下,“要不要再睡會?”

    這一靠近,穆瑾威臉上的傷在楊尚霓眼前放大,心更疼了。又狠狠的瞪了若白一眼。

    “偏心眼的傻女子!等你被吃干凈了都不知道。”若白嘟囔一句,聲音很大,另外兩個人都是能聽到的,卻都沒有理會他的。

    按理說這個時候若白應該退出房間,可他偏不,走到他們對面的沙發上坐下看著兩個人。

    “不要看了,不疼。”穆瑾威見楊尚霓一直盯著自己嘴角看,心中一喜,說出來的話帶著幾分故意的成分。

    怎么可能不疼,都流血了,楊尚霓心里這樣想,嘴上卻什么都沒說。只是盯著穆瑾威看,上次見面距離現在又半年多了,也是這五年唯一一次的相見。

    這一刻可以如此近距離的看著他格外珍惜。

    見楊尚霓一直不說話。

    “昨晚是二哥不對,不該喝那么多酒,你原諒二哥好不好?二哥保證,二哥對那個女人絕對沒有其他想法,當時真的是喝了太多酒,才讓她有機可乘。”

    這個腹黑的威老.二說的好像自己被欺負了一樣,楊尚霓黑溜溜的眼睛咕嚕嚕的轉動,“如果昨晚沒被我撞破你的好事,你是不是就要跟大哥、三哥做一樣的事了?”

    “怎么可能,再說那也不是什么好事,是你及時出現解救了我。萬一被那個女人毀了我的清白,我豈不是只有以死才能表明對你的忠心。”穆瑾威沒有辦法將對李柔柔的計劃跟楊尚霓說清楚,他不想丫頭知道楊家的狀況,不想她有壓力,這些事情他都會幫她處理好,為她余生鋪平道路,只能插科打諢的哄著。

    楊尚霓顯些被他氣笑。

    “你還有清白?”

    “當然有,二哥可是為你守身如玉二十七年,讓你驗明正身!”說著也不顧若白還在身后看著他們,就拉睡袍帶子,要脫睡袍。

    楊尚霓被穆瑾威說的臉紅到耳根,尤其若白還在這里,這五年里不見二哥長肉,這臉皮可是漸長,愈發的厚了,趕緊拉住穆瑾威的手,防止他真的脫了睡袍。

    穆瑾威一把將楊尚霓拉起來,打橫抱在懷里,太突然,楊尚霓被嚇得低呼一聲。

    “要不要幫我去上藥?”

    被穆瑾威剛才插科打諢的差點忘了這茬,楊尚霓低著頭沒說話算是同意了。

    穆瑾威抱著楊尚霓出了房間。終于如愿以償,可以抱著心愛的女孩走了,昨晚自己醉酒不敢自己抱著她,看著別人抱著心里各種不痛快。

    若白被剛才戲劇的一幕驚掉下巴,這就和好了?怎么不見她對自己這么寬容?

    若白快速跟出房間,穆瑾威卻抱著楊尚霓徑直回了主臥,并將門反鎖。若白險些被門拍中他高挺的鼻梁,心里一片荒涼,這個女人簡直太不矜持了!若白一副恨鐵不成鋼的樣子。
新彩网今日福彩3d字谜总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