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玄幻魔法 > 農門寵妃
手機訪問

第七十一章 財神到

    蔡華玉又故意裝作親熱的問道:“你去杏花村有事啊?”

    蔡紫君還不知道,他們已經將她與唐玨綁在一起了,本著不想搭理這群人的思想,點點頭,“恩”了一聲,然后抬腿就離開了,站了大半個下午,渾身腰酸背疼的,她想早點兒回家休息,再說,她出來只跟家人說了聲去蔡郎中家一趟,時間太長了,家人會擔心的。

    蔡紫君毫不猶豫的抬腿離開,這讓某些人心中又不舒服了,蔡敏敏伸手攔住了蔡紫君,“花兒,我們也回村,一起走吧,你以前不是挺喜歡和光宗哥在一起嗎?怎么突然又不喜歡了?”

    蔡敏敏的話,在他們一伙人聽來,話里話外意思就是蔡紫君另和唐玨好上了,說她水性楊花,而在一無所知的蔡紫君聽來,就有些莫名其妙了,她不是早就表明態度,她不喜歡“小白臉”了嗎?!

    自從知道蔡敏敏就是害死原主的兇手后,她對已她已無一點好感,蔡紫君皺眉看向她,“我喜歡與誰在一起,不喜歡與誰在一起,堂姐你管得著嗎?還是說,你在為誰打抱不平?讓路!”

    蔡敏敏一噎,以前她與蔡花雖然打交道的不多,但是她總歸是她的堂姐,蔡花少有給她臉色看的時候,現在她同她說句話都不耐煩了嗎?

    這個堂妹真的是變了!

    蔡紫君的不耐煩和不屑的態度,讓她不由自由的挪開了腳步,她腳步一挪,蔡紫君便揚長而去。

    望著蔡紫君離開的背影,眾人是真真切切的感受到,蔡花對史光宗過去的那點感情早就消失得無影無蹤了,她是真的不喜歡他了,并不是欲擒故縱。

    眾人的眼神朝史光宗看去,史光宗陰著臉,“走吧,回村!”

    史光宗走在前,后面的幾個人交換了個眼神,默默的跟在他的身后,誰也沒有說話,走在最前的史光宗心中也不舒服,以前,蔡花圍著他轉,他覺得是一種恥辱,可現在,她無視了他,他也覺得是一種恥辱,怎么著都不是。

    而唐玨家,蔡紫君離開沒多久,唐玨爹就醒了,這讓全家人驚喜不已,接下來的幾日,蔡紫君總找機會女扮男裝去杏花村一趟,觀察唐玨爹恢復的情況,手術很成功,隔一晚,蔡玨爹就開始吃流食了,三天后,蔡玨爹的傷口開愈合。

    七日后,蔡紫君替唐玨爹拆了縫合的線,但由于有骨折,他依然還在床上躺著養傷,但不管怎么樣,他的一條命算是被救回來了。

    唐玨爹被神醫救回了一條命的消息,很快就傳遍了杏花村和桃花村,但不管別人怎么問,唐玨一點也不透口風,透露神醫的消息,得到這消息的蔡郎中都嘖嘖驚奇不已,他雖然知道蔡紫君醫術不同凡響,但還是沒敢往她身上想,以為真是唐玨請的神醫。

    到于唐玨從哪里請來的神醫,又如何認識了醫術高超的神醫就不得而知了!

    而因為治唐玨爹的傷,蔡紫君與唐玨二人也熟悉了起來,彼此開始了有共同的話題,蔡紫君雖然覺得沒那么湊巧,但總要想唐玨是不是和自己是同路人,也是從現代穿越過去的,但試探了唐玨幾次,有時候,他回答的問題正如她所想,但有時候他又回答得不對,所以,除了試探,也沒敢進一步的動作,擔心萬一不是,就暴露了自己的身份。

    她與他之間,還沒熟悉到可以說這種大秘密的時候。

    “給。”

    木屋里,蔡紫君換下了男裝,唐玨伸手將一個錦袋遞給她。

    “什么?”

    蔡紫君有些奇怪的接過錦袋。

    “診費和藥費。”唐玨笑笑道。

    蔡紫君瞅了他一眼,將錦袋打開,里面竟然是銀票,一百兩一張,總共十張。

    “一千兩!”蔡紫君吃驚的叫了起來,“太多了!”

    “不多,一點兒也不多,你的醫術無價,用的藥更是無價,我識價值的,你收起來,別推辭!”唐玨溫柔的笑了笑道。

    他說的不錯,別說蔡紫君擁有的這個時代不曾擁有的醫術,那些空間里的藥物更是用一次少一次,真的是無價之寶。

    蔡紫君默了默,再次看向他,認真道:“你到底是誰?一千兩的銀票能隨便拿出來的人不會真的是唐家的四兒子那么簡單吧?”

    “當然,我另有身份,這個事以后可以挑個時間慢慢和你說。你為了救人,敢在我面前露了你的真正醫術,那我也敢在你面前露一露身份,以后咱們互相都有把柄在對方手里了,你也不用擔心我會泄露的秘密,是不是?”唐玨千般體貼道。

    蔡紫君盯著他,凝視了半天,然后緩緩的收回了眼神,她問的話題,他回答得非常的坦蕩,似對她一點兒也不擔心,百分之百的信任她。

    沒有遲疑,收下了那個錢袋,她,家中現在缺的就是銀子,這是她的勞動所獲,收下并不可恥,放好錦袋后,蔡紫君從袖子里掏出一粒紅色的藥丸,遞給唐玨,“既然說好彼此信任,那你體內的毒藥也就用不上了,這是解藥,吃了它,你身上的毒徹底解除。”

    “好,謝謝你能信我!”唐玨從蔡紫君手心中取過藥,一仰頭,二話不說就吞下了。

    蔡紫君:“……”

    他就這么信她?

    她說一,他絕不說二,還真是……蔡紫君無奈的搖了搖頭,左手撫上右手手心,那里還有一點點他的指尖余溫,暖暖的,癢癢的。

    蔡紫君懷揣巨款,哼著無名小曲兒回到了家中,哦,不,應該說是空間里藏著巨款回到了家中,有銀子了,心情非常愉悅,她又可以找個機會去縣城買,買,買了,她又可以用糖衣炮彈轟轟家里人了。

    哈哈哈……想想都開心!

    “幺妹,什么事那么開心?”蔡齊貴扛著鋤頭從外面回來,正好碰見進門的一臉開心蔡紫君。

    “好事兒,不告訴你!”蔡紫君故作神秘一笑。

    “是因為唐玨爹被神醫救活了的事吧?”

    “啊?啊……唐玨爹活不活的,與我沒啥沒關系,不是這事兒。”蔡紫君矢口否認。

    “呵……”蔡齊貴輕笑一聲,也是,他們與唐玨是熟悉,但那死老頭對唐玨又不好,沒啥好關心的,“沒想到唐玨還有那本事,居然會認識神醫,可惜了他對神醫的事閉口不提,說神醫性子古怪,若不是欠他一份人情,也不巴巴來救他爹的”。

    “那是,有本事的人嘛,總歸脾氣會怪點。”蔡紫君附和著。

    兄妹二人說著話,一前一后的進了家門。

    當然,同時被村中郎中和縣醫館大夫判了死刑的唐玨爹竟然被救活了,這事很快就傳進了縣城的醫館,醫館里的大夫也很是吃驚,當日就駕著馬車來到杏花村,想同唐玨打聽神醫的消息,與他結識結識,但奈何唐玨一如既往的口風緊,不說半個字,這讓縣城的醫館里的大夫很無奈,又沒辦法。

    接下來的日子,蔡家人會發現隔壁村中的獵戶唐玨,有事沒事都會來桃花村逛兩圈,當然,目標之地不是蔡郎中家,就是蔡花家,他,今日拿一只兔子過來,明日送一只山雞過來,美名其曰:感謝蔡花的救命之恩。

    他經常送野物過來,蔡花家當然不好意思白吃他的,又加上知道他是一個人住在小木屋,一個十幾歲的男子哪里會做飯,蔡家人便會留他在家中吃飯,所以,這送著送著,吃著吃著,慢慢的,全家人都與唐玨熟悉了起來。

    唐玨對杏花村人性子冷,不愛說話,但是對蔡花的家人卻態度溫和,也不省話,比對自己的家人都親熱,這讓聽了傳言的蔡家人覺得傳言不可信,都喜歡同他交往,他來了,大家都歡迎得緊。

    蔡紫君也不排斥與他交往,他來家中吃飯,她也歡迎,唐玨出手大方,可是她的大財神爺!

    當然,蔡紫君不知道的是,唐玨做這一切的的目的是她,想要早點把她娶回家,藏著掖著,不讓那個前世傷了她的心,害了她的命的人發現她。

    他要主動,早點兒把她納在自己的羽翼之下,把她變成自己的人。

    “蔡花,明日你要和蔡叔上山采藥去?”唐玨放下飯碗,認真的問她。

    “恩,蔡叔說,春天了,花草茂盛,山上有藥可采了。”蔡紫君點點頭,她是準備次日與蔡叔上山采藥去。

    “我陪你們一起去,正好我也要上山打獵。”

    “好,那就一起。”

    事情說好了,唐玨便離開了蔡家回村,蔡紫君也走出了家門,去蔡郎中家。

    望著二人一前一后離開的背影,胡氏用手肘碰了碰蔡齊富,“當家的,我看那唐玨對幺妹有點兒那意思!”

    恩?

    有嗎?

    曾自詡風流,喜歡在外浪蕩的蔡齊富卻是一頭霧水,“不會吧?唐玨小子不是因為幺妹救了他的性命,才跑我家跑得勤快嗎?”

    “你呀!你們男子就是粗心,我看吶,娘都看出來了,娘不說,是在觀察他呢。不過話說回來,唐玨小子長得高高大大的,面貌也不丑,又有打獵的手藝,配幺妹還是可以的,只可惜的是他的家人不怎么樣,幺妹要是嫁了他,他的些刻薄家人要離得越遠越好,省得受閑氣。”

    “他和他的那些家人都分了家,能給什么閑氣給幺妹受?再說,我們蔡家人又不是擺設,路這么近,還能讓他們欺負了幺妹!”
新彩网今日福彩3d字谜总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