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都市言情 > 重生六零幸福攻略
手機訪問

第四百三十五章 懲罰(二)

    羅敏娟的娘家人都不在了,她又沒有工作,完全依仗的就是簡孝林。如果和簡孝林離了婚,兩個兒子也不會管她,她就成了無依無靠的人,連個去處都沒有。

    她現在也只能在鄉下老家委曲求全,期待著有朝一日她能翻身,等她翻身了她一定會還回來。

    羅敏娟這里苦不堪言,簡春華那里也好不到哪里去。

    簡春華接到調令的時候完全慌了,這如果真的被調到大西北去,那她再想回來可就難上加難了。

    簡春華還回家找過簡孝林,希望父親幫幫她,能讓她留在C市,哪怕繼續當個鄉村醫生也可以。

    可是簡孝林已經對簡春華寒心了,也想趁機讓這個女兒離家遠遠的,最好永遠不要回家了。

    況且他知道這是韓家對簡春華的懲罰,他不想管也不能再管她的事情。

    簡春華也大概猜到了這是韓家對她的報復,沒想到韓家的懲罰來的這么快。

    簡春華也試圖向上反應,可是簡春華最近的工作表現非常差,大家都覺得簡春華這是貪圖享樂的表現,不想到艱苦的地方去,反而對她更嚴厲。

    簡春華也已經后悔了自己之前做的事,也想進行補救,甚至還到韓家準備賠禮道歉,奈何根本沒人搭理她,連門都沒有讓她進。

    溫瑾瑜當然不會讓曾經傷害兒媳婦的簡春華再進門,萬一簡春華發瘋傷害兒媳婦她攔都攔不住,她可不敢冒險。

    所以簡春華在院門外敲門溫瑾瑜問清了是誰后就不再搭理簡春華了。

    簡春華也是夠鍥而不舍的,一直守在韓家院門口,時不時的就敲門。把溫瑾瑜煩的夠嗆不說,炒的何雨涵連午休都沒休息成。

    何雨涵聽著門外的敲門聲說道:“媽,這簡春華也真夠煩人的,咱們都不給開門、不搭理她了還不離開,還在一個勁兒的敲門。幸虧咱們這邊白天沒什么人,不然影響多不好。

    也不知道她是有什么事?”

    溫瑾瑜哼了一聲說道:“管她有什么事,咱們不予理會就是了。你現在大著肚子,咱們可千萬不能放她進來,萬一她發瘋傷害你就麻煩了。

    等義先和你爸回來自會趕走她,咱們不管她。”

    簡春華敲門,但是屋里的人就是不給她開門,沒辦法她只得在門口等韓義先下班回來。

    傍晚五點多簡春華終于等來了下班回家的韓義先,本來坐在韓家院門口的簡春華立刻就站了起來攔住韓義先說道:“韓大哥,我知道錯了,求你原諒我,我給何雨涵賠禮道歉。求你別讓我去西北,我不想離開C市。”

    韓義先看著攔住自己的簡春華眼里閃過厭惡皺著眉頭說道:“我不明白你在說什么,你去西北跟我有什么關系?”

    簡春華哀怨地說道:“我知道你想為何雨涵出氣,所以報復我。可我真的沒有想要傷害何雨涵,一切都是誤會,你一定要相信我。”

    韓義先見簡春華到現在還在狡辯根本不想再聽她的任何話,直接冷著臉說道:“你既然沒有害人我何來報復你一說?你真是想多了,你的事跟我一點兒關系也沒有。我希望你不要再來騷擾我們,否則我可不客氣了。”

    韓義先直接繞過簡春華敲門。

    很快溫瑾瑜就來開門了。

    溫瑾瑜一問是兒子才開門,但看到站在門外的簡春華臉色一變趕緊把兒子拉進了院子對簡春華冷著臉說道:“你不要再來我家騷擾了,我們可不敢再跟你接觸。”

    韓義先一聽緊張地問道:“媽,她來家里騷擾您和雨涵了?”

    溫瑾瑜說道:“她在咱們家門口一直敲門,我一聽是她都沒敢開門。雨涵被她吵得連午覺都沒睡。”

    韓義先一聽立刻轉頭冷著臉,眼神也射出冷光,語氣更是冰冷地對簡春華說道:“我希望你不要再來我家騷擾,不然我真不客氣了。那不是你能承受的。”

    說完就拉著母親進了院門砰的一聲就把院門給關上了。

    簡春華見根本說服不了韓義先心里無比絕望,又有無比憤恨。可是她現在已經別無他法了。

    她在院門外憤恨地喊道:“韓義先,你仗著韓家的權勢打擊報復,我要去告你。”

    韓義先在院子里高聲說道:“你如果再騷擾我們我就報警了,讓警察跟你來說話。”

    簡春華一聽也不敢再鬧,只得灰溜溜地離開了。

    韓義先進屋看到站在門口迎接他的媳婦說道:“今天簡春華吵到你了吧?我明天就打個招呼讓她盡快離開C市,免得總是來家里騷擾打擾你休息。”

    何雨涵說道:“這到沒什么。簡春華這是又出什么幺蛾子?”

    韓義先說道:“她要被調到西北地區支邊去,但是她不想去,估計是簡孝林不管她就找到咱們家里來了。她認為這是我在報復她。”

    何雨涵眨眨眼睛問道:“她調去西北不會真的是你動的手吧?”

    韓義先笑道:“猜的挺準。我就是要懲罰她對你的傷害,我要讓她在西北待一輩子都別想回來。要讓她去最艱苦的地方,看她還怎么使壞。”

    何雨涵說道:“你這懲罰是不是有點兒重了?”

    韓義先搖搖頭道:“這已經是便宜她了,她想害你一尸兩命,我怎么可能繞過她,這已經是最輕的懲罰了。

    行了,咱們不提她了,一會兒爸就回來了,咱們擺桌準備吃完飯吧。”

    韓義先怕簡春華總是去家里騷擾第二天上班就打了一個電話,簡春華和其它一些調去西北的人被快速的安排啟程出發了,簡春華不得已只得登上了去西北的火車。

    她知道西北條件艱苦,但是當她到了西北之后才發現比她想象的還要艱苦。這里不但荒涼,氣候也很惡略,風沙很大,每天她都跟個土猴差不多。

    而且這里缺水,根本不能隨便洗澡,這讓愛干凈的簡春華尤其不能接受。

    可是別人都能堅持她也不能搞特殊。

    簡春華不知道的是有人一直在盯著她的行蹤,操控著一些事情,目的就是不讓她好過,要讓她嘗嘗痛苦的滋味。

    簡春華也開始了她艱苦又日漸絕望的生活。

    :。:
新彩网今日福彩3d字谜总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