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都市言情 > 權少,一吻成癮
手機訪問

第三百六十章:家

    司廣川、七僧、文君來三人完全不明白阿風、白玄弋二人在打什么啞謎。

    遂問:“止疼藥又如何?”

    白玄弋道:“止疼藥是好東西啊,除了能陣痛,還能降低人身體對麻藥的抵抗作用,換言之,就是降低神經的敏銳度。”

    這種東西,特工、殺手、雇傭兵以及特級特種兵都是不能使用的東西。

    這也是為什么湛可馨露出破綻的原因,因為那是屬于她的禁藥。

    但這段時間,不可用的藥物,白玄弋怎么會放過?

    那么厲害,他一定會在這個女人身上實驗不少東西,以觀后效。

    司廣川等三人恍然大悟,他們是在人間多年,幾乎快忘了那是他們的禁藥了。

    阿風道:“廣川明天一早在醫院隱蔽處撞上更清晰、攝像捕捉范圍更廣的監控,記住,一定要在人不知鬼不覺的時候,讓人任何人看見這項任務都算失敗。”

    司廣川立馬拉上七僧,“人不知鬼不覺,那這事兒我一個人完不成,得讓七僧在監控室盯著人,確保確實只有我一只活物在。”

    七僧本想拒絕,但一想,這事還真得兩個人完成。

    當即爽快答應:“行,記著欠我的,下次得還。”

    司廣川斜眼飛去,“大男人,何必斤斤計較。”

    阿風與白玄弋打了個招呼,隨后各自上車,驅車回去休息。

    湛胤釩準備帶安以夏回安家,給家里的禮物早就準備好了。

    安以夏一大早起來,穿戴整齊后又給兒子搭配好衣服。然而當她準備好早餐,去叫顧安星吃飯時,竟然現小家伙自己搭配了一套。

    她給顧安星搭配的是淺色的衣服,白色毛衣、淺色外套,里衣是淺膚色的軟和料子。

    全身上下,顧安星也就里衣沒換,但是毛衣和外套、下裝都換了。厚毛衣他自己拿了件淺灰色的,外套自己拿的是黑色羽絨服,褲子是加厚的同樣的黑色褲子。拿在手上的手套、帽子也一律都是深灰色。

    安以夏站在顧安星門邊,目光不解。

    “為什么穿了一身黑?冬天就應該穿亮色,烏漆嘛黑給你爸爸一樣,你是小孩子,穿淺色才顯得出活力。”

    顧安星搖頭,“不要,我喜歡黑色。”

    安以夏張口:“……”

    想說的話卡在嘴邊,沒說出口。

    她不明白,小孩子怎么會喜歡黑色呢?黑色多壓抑?

    她停頓片刻后,再次試圖說服他:“你聽我的沒錯,小孩子就應該穿淺色,青春活潑跟帥氣,黑色太沉悶了。今天我們是去外婆家,要讓大家都眼前一亮啊,是不是?”

    顧安星看著她,眼睛眨了兩下,問:“媽咪,帥不?”

    安以夏點點頭,顧安星立馬攤手,“我穿什么都帥氣十足,所以為什么要穿淺色?我喜歡黑色。”

    安以夏頓時滿臉惡寒,這小家伙,跟他講道理,他那是一套一套的。

    “行行行,你開心就好,快下樓吃東西了,吃完我們就去外婆家玩兒,你開心嗎?”

    顧安星聽著她這有點哄人的語氣,忍不住拿小眼神兒飛了她眼,沒有回話。

    安以夏看著小大人一般模樣的顧安星淡定的從她跟前走過后,幾分傻眼。

    她忍不住道:“誒,少爺,你沒必要這個年紀就跟你爸爸一樣吧?”

    顧安星回頭,“媽咪,你是不是不愛我了?”

    安以夏瞪眼,“啊?愛呀,那肯定的愛。”

    顧安星蹦跳著下樓,進了餐廳。湛胤釩已經在桌子邊坐下了,看兒子和安以夏前后進來。

    他道:“外面冷,穿厚點衣服。”

    安以夏點頭,“嗯,都是拿的加厚。”

    安以夏在湛胤釩身邊坐下,沖他笑,“湛胤釩,星子島現在是不是也冷了?”

    湛胤釩微微一個停頓,隨后道:“不會,那是熱帶,不會太冷。”

    安以夏點點頭,“哦哦,可不可以在顧安星放假后,我們去島上過寒假?江城太冷了。”

    因為她又感冒了,家里有暖氣,但一出門就要命了,冷得不行。

    湛胤釩沉默片刻,看向安以夏,“島上氣候是好,但食物不多,吃住都不方便,帶個孩子去就更不方便,還是等安星大一點后,再帶去,你認為呢?”

    安以夏盯著湛胤釩看了數秒,隨后點頭,“好吧,聽你的。”

    一家三口吃了早餐,準備出門,給安家帶的禮物也都搬上了車。

    安以夏本想陪顧安星坐后座,但車門剛打開就被湛胤釩關上,隨后她被推上前面。

    安以夏說:“讓小孩子一個人坐后面,不太合適吧?”

    湛胤釩已經上了車,不以為然道:“怎么不合適?他將來長大自然有人陪在身邊,你是我的人,就該陪著我。”

    安以夏覺得湛胤釩這話說得無比的對,一臉愛慕的看著湛胤釩。

    湛胤釩目前已經很坦然的能接受安以夏隨時隨地表露出對他的狂熱愛戀,他心中當然是歡喜的,唯一讓他不安的是擔心她這樣的狂熱持續不長,擔心她對他的感情太容易涼涼。

    車子到了安家外,安以夏在車上磨蹭著不下車,因為第一次見面,結束的時候太尷尬,竟然哭著跑了,都不知道家里人是怎么看她,怎么評價她的。

    因為前一次做得不夠好,所以在湛胤釩每次提回安家的時候,她就裝聾作啞,覺得丟臉啊。

    當時是感情堆積在那,哭啊鬧啊都是情之所至。可現在回想起來,實在太幼稚,令她沒臉見人啊。

    湛胤釩開了后備箱,把所有的東西搬下車。

    顧安星在父親前后跳來跳去,想幫忙,小小人兒下車這么一會兒被風吹得小臉通紅。

    安家人前后出來迎接,看湛胤釩一人拿太多東西實在不方便,立馬上前幫忙。

    高月容道:“回自己家,還帶這么多東西作什么呀?婳兒在吧?”

    湛胤釩看了眼車上,“在呢。”

    顧安星立馬湊上前來說:“我去叫媽咪。”

    高月容看了眼車上,駕駛座確實坐了人。

    湛胤釩側目,讓兒子去拉安以夏下來,他當然知道安以夏磨蹭不下車的原因,只是沒說破。

    湛胤釩和安家人搬著東西進去,特地囑咐了別過去人,讓安以夏自己進來,這是她自己家,讓她自己適應,她會給自己做好心理準備再進來的。

    顧安星站在車門外跳呀跳,小臉兒上帶著歡樂的笑。

    安以夏磨不過,只能下車。

    顧安星立馬上前,一把抱住安以夏,他軟乎乎的表白:“媽咪,剛才一下沒見著你,我就特別想你了呢。”

    安以夏正愁要怎么面對安家人,身邊這小肉團子的話瞬間令她跳出困擾,她忍俊不禁,當即把兒子抱起來。

    “小鬼,你現在是深諳哄老母親開心之道啊。”

    親了親兒子的小臉兒,用額頭蹭了蹭。兒子的小臉冰涼,安以夏忍不住捂了捂兒子的臉。

    顧安星穿太多,太厚,本來就有點重量,加上衣服穿太厚,太臃腫,實在抱不住,所以她把孩子放地上,隨后兩手捂著兒子的臉。

    “冷不冷?”

    顧安星搖頭,“不冷,媽咪,我們進去吧,爸爸他們都走了,只有我們在這里,磨磨蹭蹭的。”

    安以夏原本還心疼兒子挨凍來著,竟然瞬間又聽見這小家伙吐槽她磨蹭,一陣無奈上頭,又是好笑。

    “行,行,現在進去好吧?”

    顧安星拉著安以夏的手,快步往屋里走。

    安以夏問:“你真不冷嗎?怎么手也冰涼?”

    顧安星利落搖頭,“不冷呀,媽咪你快來,別再磨蹭了。”

    安以夏無語,這要不是她已經確認是自己親兒子了,她一定暗地里偷掐他,竟敢嫌棄她,哼!

    顧安星走在前面,安以夏幾乎是被他拖著在走,沉重的邁動腳步。

    她站在安家大門前,忽然一種熟悉的感覺涌上來。

    夢中那個經常出現的畫面很快閃現。

    陳舊的記憶畫面里,夕陽下,一棟大房子里,幾個小孩子在里面玩鬧。忽然其中一個女孩子哭了起來,坐在一邊哭。零碎的畫面之后,孩子們跟著大人進了屋。

    安以夏的視線在進屋時結束,她很多次都想走進去看看。

    每次在夢境里,看到那座房子的時候,她內心都是溫暖的。不論是在夢境里,還是醒來后回想,她都知道,夢里的房子,一定跟她有很深的關系。

    今天,此時站在安家大門外,那種熟悉的、吐口而出的感覺再次涌現。

    安以夏猛然間心底情緒翻涌,望著有些歷史的墻垣,壓制著心底的情緒,她深吸氣。

    “媽咪。”

    顧安星好無奈的大聲喊她,小家伙已經跑進了院里,回頭看媽咪竟然沒有跟進來,這立馬又返回來,拖著安以夏的手就往里面拉。

    隨著一步一步的走進,夢境里的畫面再出現。

    終于,現實的場景與夢境中的畫面重疊。

    她終于看見了夢里的那座大房子,那個不太具象的小院,還有那扇她怎么也跟不進去的門。

    心底情緒洶涌翻騰,安以夏眼眶泛淚。

    原來,是她的家!

    安以夏停在院里,拉著兒子沒動。

    顧安星“哎呀”一聲,回頭看著安以夏,“媽咪,你怎么又不走了?”

    安以夏聽得顧安星的聲音,忙快整理好自己的情緒,將快在腦中交叉出現的畫面壓一壓,將熱辣翻滾的情緒收一收。

    她說:“走,走呀。”
新彩网今日福彩3d字谜总汇